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 >  和平新闻网  >  文化纵览

云飏阁随想

2017-07-17 14:26   http://heping.nen.com.cn/   和平新闻网

  和平新闻网讯  在中国,凡美景处必有名楼,尤其水边。

  武汉的黄鹤楼,矗立于长江边蛇山之上;山西的鹳雀楼,高耸于黄河之滨;湖南的岳阳楼,拔起于洞庭之水;江西的滕王阁,雄踞于赣江之畔。

  而我们偌大东北,却无一处。即便我们以十大名楼计,东北仍然没有一座能名列其中。

  这不能不是一件憾事。

  不过,今年五月,沈水之上,浑河之滨,一座名曰“云飏阁”的楼阁正拔地而起。能否进入名楼之列姑且不论,至少我们东北,我们的国际大都市沈阳,那条被称之为沈阳母亲河的浑河岸边,终于有了一座可供文人骚客览景抒怀的去处了。

  其实,这“云飏阁”并非无中生有,凭空而建,它也是有着历史渊源的。据史料记载,此阁建于辽代,顺临沈水,坐北朝南,木式结构,五脊双檐。“云飏阁”的名字取自汉高祖刘邦的《大风歌》,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。此诗虽只三句,却雄浑浩莽,既展示一代帝王的雄才大略,又透出对未来的忧虑和感伤。当年的那位楼阁建设者之所以取名“云飏阁”,正是看中了刘邦此诗的雄浑和对未来的警示吧。明嘉靖三十六年,此阁因辽沈大水而轰然倒塌,从此沈水之滨,再无楼阁。

  新建的这座“云飏阁”,位于浑河北岸沈水湾公园三好桥与浑河桥之间,为仿古建筑。但因辽代的“云飏阁”模样消失,只能重新设计。此阁采用辽代建筑风格,为一阁四亭,一阁为云飏阁,四亭为春花亭、秋月亭、夏雨亭、冬雪亭。这春花秋月,夏雨冬雪,涵盖了北方的一年四季,倒也蛮有诗意。

  巧合的是,云飏阁背对着沈阳万泉公园内的摩天轮,摩天轮的最顶端距地面有88米, 30层楼高。夜晚时,摩天轮上闪烁的彩灯如一巨大光环,把这云飏阁罩在其中,犹如云飏阁放射出的美丽光环,恰似佛光。

  浑河源头在抚顺湾甸子镇滚马岭一山林茂密的山坳处,那儿有一泉,从山的缝隙中汩汩流出,清冽可人。几步之后,便成潺潺流水,正可谓始而涓涓,继而潺潺。此水经砍椽沟流至湾甸子,又经尖山子流经太平屯汇入腰岭河,至清原马前寨与英额河汇合之后,始唤浑河。

  好端端的一条河为什么唤作浑河呢?

  其因是明末发生在抚顺萨尔浒的一场大战。

  说起来,当是四百年前了。那时的浑河虽然河水滔滔,却并无名字。明朝末年,后金努尔哈赤自立为王,明朝发兵十几万,号称四十七万,分三路从盛京、辽阳、兴城向建州杀来。而努尔哈赤手中只有几万兵马,如何才能以弱胜强?

  努尔哈赤打起水的主意。他令手下兵马全部下到河里,驱赶战马在河里交相驰骋。又令沿河百姓将自家马粪倾倒河中。一时间,原本清澈的河水,泥沙泛起,粪水横流,犹如百万兵马,铁蹄驰骋。明军见状,不敢恋战,慌忙遁去。从此,这条河便被名之曰“浑河”。

  当然,这个故事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,不可不信,也不可全信。

  不过,在我的印象中,浑河之水浑倒是真的。

  我是一个本溪人,四十年前第一次坐火车到沈阳,就路经浑河。那时候,浑河之上就一座铁路桥和一座公路桥。浑河之水,浑浊不堪。河道虽宽,河水却瘦得可怜。河道之中以及河的两岸,荒草丛生,垃圾遍布,远远地便能嗅到河水的腥臭。

  这种状况,直到2000年,才开始有所改变。

  记得一个重要的节点就是沈丹高速的修建。有了高速,本溪人来沈阳的次数就多了起来,当然也就见证了浑南的变化和发展。开始的时候,收费口就设在浑河南岸不远处。再后来,高速路口远远南移,周围一片空旷。当时我还想,为什么把高速路口移到离城市那么远的地方?现在明白了,随着高速路口的南移,浑南这座新城拔地而起,不断扩张。而且,最近这十几年更是日新月异,几日不来,便又是一番景象。就是浑河,也变宽了,变清了,岸边绿柳成荫,河中小船漂游,河上更是新桥纷呈,正可谓“长桥卧波,未云何龙?复道行空,不霁何虹?”

  城市依水而建,水和城市相互依存,城市因水而美,水因城市而名。

  说到上海,我们便想到黄浦江;说到南京,我们便想到了秦淮河;说到巴黎,我们便想到了塞纳河;说到伦敦,我们便想到了泰晤士河,反之亦然。

 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说到沈阳,便想到了浑河,说到了浑河,便想到了沈阳呢?这一天会来吗?从浑河两岸的变化,从沈阳百姓的期盼,从沈阳市政府的决心,我们看到了希望,这一天不会太远。

  现在,人们开始喜欢上了原生态,无论是山,无论是水。可是,作为一座城市却不是这样,尤其是流经这座城市的河。要让这河与这城融为一体,就要对这河进行打扮,为她美容,为她选择最美丽、最合体的衣裳,为她置办最能体现其内涵和品质的饰品,使其成为一个美丽佳人,只有如“窈窕淑女”,才会有“君子好逑”。

  莱茵河、多瑙河、塞纳河那么清澈丰沛,那都是经过治理的结果。而且花费的时间不是几年,而是十几年,几十年。拿巴黎的塞纳河来说,它的治理就整整花了40年的时间。40年啊,那将是多少届政府的一个共同的目标。

  塞纳河上有一座漂亮的大桥叫新桥,虽名新桥,却是老桥。在塞纳河上挺立了400年,仅建这座桥就用了将近30年的时光。够慢的了,可是,如果快了,它就不会是一个珍贵的艺术品了。

  塞纳河的两边还有很多建筑,大多已经几百年,依然那样风姿绰约地矗立着。这些经得起岁月和风雨洗礼的建筑,都是几代人心血的结晶。

  我喜欢木心先生的那首《从前慢》的诗,不久前被一个年轻歌手谱了曲,听得我直落泪:

  《从前慢》

  记得早先少年时

  大家诚诚恳恳

  说一句是一句

  清早上火车站

  长街黑暗无行人

 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

 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

  车、马、邮件都慢

 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

  从前的锁也好看

  钥匙精美有样子

 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

  慢一点有什么不好呢?那些为了赶时间,为了剪彩的工程,有几个能留存百年?放慢一下我们的脚步吧,有时慢慢地走会比匆匆赶路来得更踏实。

  其实,一条河流,仅仅河水清澈,建筑精美,还是远远不够的,还要有灵魂。

  四大名楼中,岳阳楼是因了范仲淹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;黄鹤楼是因了崔颢的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;滕王阁是因了王勃的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长天共秋水一色”;鹳雀楼是因了王之涣的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。

  名楼和文化是紧密相连的,文化和名人又是相辅相成的。再美的楼,如果没有文化的内涵,如果没有名人的登临,它就永远只是一座楼而已,没有谁会记住它。

  巴黎的塞纳河之所以让全世界仰慕,之所以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人前来瞻仰,他们走进罗浮宫,登上埃菲尔铁塔,瞻仰巴黎圣母院,散步于香榭丽舍大街,参观巴士底狱遗址,就是因为这里是自由和民主圣地,是艺术和典雅的象征。

  所以,人们赞叹塞纳河边的建筑,其实是在追寻建筑背后的那些故事,那些几百年间一直在塞纳河边游走的灵魂和自由思想的空气。

  来到塞纳河边,谁能不去瞻仰那座并不豪华却让人肃然起敬的先贤祠呢?这座建于200多年前的先贤祠里,安葬着让全世界都景仰的文化名人:伏尔泰、卢梭、雨果、左拉、居里夫妇、大仲马等等。祠中安葬的72位先贤中,大都是艺术家、作家、思想家,而政治家仅有11位。

  来到塞纳河边,谁能不去寻找那些曾经在此生活和创作的世界名家的身影和足迹呢?像乔伊斯、毕加索,巴尔扎克、海明威、王尔德、萨特、加缪,哪一个不是大名鼎鼎。就连俄国的列宁,我们的周恩来这些政治家们,也都曾在此探寻真理之路。

  有人曾做过一个统计,仅仅塞纳河岸边的一座小小的立普啤酒馆,来过这里的名人多得难以计数,仅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就有10位之多。

  这里不仅有艺术,更有思想,就连一个名叫花神的咖啡馆,它的菜单上都印着萨特的语录:“自由之神经由花神之路。”

  是啊,一条河,流淌的不仅仅是水,而是一个民族的血脉和文化的传承,它是一座城市的文化遗产,更是一座城市荣耀的象征。

  我想,作为浑河,仅仅成为沈阳城市的生态带和市民休闲健身的场所是远远不够的。因为这样的一条河,到头来仅仅还是一条河,一条和其他无数的河没有任何区别的河。

  所以,仅仅流动的河并不是一条真正的有灵魂的河。尽管这里不会再有王勃、王之涣、崔颢、范仲淹这样的文学家、政治家、思想家们留下他们的不朽之作,却可以成为当下作家、艺术家们驰骋想象、飞扬灵感、碰撞思想的创作之所。不仅仅是市民休闲娱乐之地,更要成为他们传承文化、追求梦想的精神家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 王重旭

(和平新闻网)

[责任编辑:孙立]

联系电话:(024)22874411         邮箱:syhpwxb@163.com
版权所有:和平新闻网